当前位置: 主页 > 摄影 > 风景摄影 >
【风光影像】韩修平摄影作品赏析 ·《 夜 太 行
2019-09-04

  风光艺术摄影,只有真正深入进去,并且怀着严谨的、不功利、不浮躁的心态去拍摄,才能有所收获。熟悉拍摄环境,是为实现“天时地利”,靠猎奇和运气的摄影很难摆脱平庸。要拍摄出独具特色的太行山风光作品,不下一番苦工夫,不感悟大山的“脾气”和“个性”,单凭“蜻蜒点水”“走马观花”式的摄影方法,靠一时的新鲜感、瞬间视觉刺激,是很难摄取太行的真邃、领悟太行神韵的。

  “夜太行”是我在南太行拍摄的。这些照片以长时间曝光的手法展现出了难得一见的太行夜晚景色,令人叹为观止。热烈凝重的暖色调烘托出了太行山雄伟强健的体魄,视之,既横亘天地,也平俯如丘;蜿蜒曲折的车流灯光好像褪去了开山凿隧的种种艰难,只留下诗意和浪漫,由近及远,哪里来?去向何方?是走向未来?还是探寻过去?而远方深空的繁星轨迹,则如历史长河,记录着世事沧桑、人间巨变……

  一切由观者来解答吧。我用镜头描绘出了太行山的别样风貌,提出了太行人的哲学之问。于形影之中彰显时空之奇绝,于明暗之间流露人生之沉浮。这,大概就是自己的匠心所在,境界所求吧?

  2016年五一劳动节,河南省辉县市万仙山景区游人如织、摩肩接踵,虽然这对于风光摄影来说,限制了创作的自由度,但从另一个角度去拍,也许刚好是一个优势,那就是夜景太行摄影。

  5月1日下午,尽管天气不是很理想,但我们还是提前上山,在绝壁长廊 郭亮洞对面的另山一处观景台上取好景,等待夜幕的降临。6点左右,日头西落,天幕欲合,我按下了第一次快门,这次拍摄主要是取其概貌,交待紫色天际的落日氛围以及环境的必要细节。在拍摄中要注意相机的稳定,因为游人很多,不时有人过来赏景甚至和你交流摄影。这只是第一次曝光,接下来是拍摄车流灯光,也许还要两到三次的曝光,相机的稳定至关重要。6点30分后,车辆排成了队,有下山的,也有上山的,像是一条火▪•★龙,在“之”字形山路上蜿蜒攀爬,观之不禁为之激动。

  由于当时我用的数码相★◇▽▼•机,没有配备快门线,(拍摄夜太行景色必须带快门线,带快门线的。)急中生智,就用最长的30秒慢速快门拍吧,即使稍有手震,相对于长时间曝光应该不会有影响。光圈设为8~11较为合适,照片格式事前已设为“raw”,实际上“raw”格式文件是一种记录了数码相机传感器的原始信息,并不是如“jpeg”这样的照片格式,使用“raw”文件来拍,最大的好处就是后期调整的余地非常大。这样,我连续曝光了有五、六次。这是我第一次用数码相机拍摄夜景,从屏幕回放上看,即使自动降躁后,躁点仍然密密麻麻。由于光圈较大,且车灯远在山谷,不容易形成星光,于是拍摄中途,我借用了同伴的方形星光镜片,把它放在相机镜头前,点光源即可形成漂亮的星光。

  一般来说,拍摄夜景,成败就此一举,没有机会多次取景拍摄。在拍摄中,我注意到在拍摄范围内的对面山顶人迹罕至处突然有车驶来,于是我赶紧打开快门,以两次30秒曝光记录了下来。另外,在身边不远处的另一观景台处,偶尔会有游客来赏夜景,并有车灯照亮,也必须眼急手快抓拍下来。这样,山谷车流灯光与山上的灯光、人物形成了呼应,丰富了画面。

  和朋友们一起拍摄,在既紧张又轻松的氛围中,不觉已近10点,必须要回去了。回来后,由于在车流灯光的拍摄中采用了30秒多次曝光,所以,在照片的后期处理中,我以傍晚时第一次曝光的照片为底,并选用了7张车流灯光照片来合成,照片上的躁点倒并不是很要紧,影像处理软件已经自动处理的差不多了,只需要再稍微手动处理一下就可以了。

  1、摄影附件:三角架是必须的,快门线也少不了,夜景多▲★-●次曝光,保持相机稳定是第一位的。适当使用星光镜有助于为照片增添亮点。在那次拍摄中,由于没有使用快门线秒慢门多次曝光,且又用了星光镜,疏忽中以致相机稍有晃动,险致拍摄失败。

  2、取景构图:由于是天黑前后多次曝光,在构图上一定要统筹考虑,既要以形成光流的公路为主,又要照顾环境外貌烘托气氛,这就要求在天黑之前一定架好三角架、定好构图,开拍之后便不能改变了。

  3、相机设置:最好使用“raw”文件拍摄,为后期留下余地。自动降躁功能也要关闭,那次拍摄我没有关闭,以致每次曝光后都要耗费大量时间来降躁,耽误拍摄,车流灯光也会出现缺口。感光度100就行,光圈8~11,白平衡5000或不设置。

  4、拍摄安全:最好结伴拍摄,带上手灯、衣物、食品等,山间多处悬崖,一定☆△◆▲■要注意人身、器材安全,并注意保暖。

  魏巍八百里太行,指的是逶迤于河北、山西和河南三省之间的那座山脉,人们习惯上把太行山分为三段,即北太行、西太行和南太行。位于河南省境内的部分叫做南太行,实际上,南太行就主要分布在河南的新乡、焦作、安阳、济源,犹以新乡最为代表。《中国国家地理》杂志说道:“太行山,把最美的一段给了河南”,说的就是南▪…□▷▷•太行。南太行壁立千仞,飞瀑流泉,雄秀兼具,既具备了北方山的雄伟,又具备了南方水的灵秀。走进南太行,满眼翠绿,溪水潺潺,花香芬芳。穿幽径、历石道、攀台阶、入山洞,一瀑一潭次第展现。中华灵石、开天石瀑、磐石圣树、摞石林峡谷、七星连环乃天下奇景。

  上世纪80年代,我走上了摄影艺术道路,从此以相机为笔,抒发乡土情怀,尽摄家乡美景风情,拍出了大量反映南太行秀美风光的好作品,赢得了省内外摄影界的好评与肯定。

  我是沐浴着太行山风,吸吮着太行乳汁长大的,从小对太行山就有着一种相依之情。至今难忘小时候在山坡上种地、担粪、挖野菜,跟着爷爷在山里凿石、割柴,挑着装满粪的箩筐满头大汗地在窄窄的山路上扭扭晃晃行走的情景。我从小就对南太行山产生了深厚的感情。

  我30多岁爱上了摄影,爱上了镜头中的南太行。为了创作,我不顾风雨冰雪,起早搭黑,背着沉重的摄影器材沿着太行峡谷的山涧古道、石壁天梯,蚰蜒小路,陡峭石径,不知走了多少路程,春夏秋冬,晨昏◆●△▼●暮霭,风雨中、雾雪中,冰天雪地,泥泞水溅,来来回回,辗转往复,几趟、十几趟、,这一走就是几十年,沉迷于南太行山千姿百态的山石,如练似银的瀑布,碧波荡漾的深潭,雄伟壮观的庙宇,引人入胜的溶洞,令人神往的传说。浓墨重彩描绘太行。

  每年春、夏、秋、冬的典型◇…=▲时节和风、雨、雾、雪的特殊天气,我都会进到南太行山待一月半月,去寻找与自己心灵对应并能产生情感的创作时机。我喜欢在冬天去太行山拍摄,大都选择在雾中、雪中等◁☆●•○△特殊天气。太行山的苍凉、凝重在这些特殊气氛下才能得以展现。雪雾中的太行神秘、幽静,是一幅烟云笼罩水墨般□◁的◆◁•画面,似云▲=○▼非云,似雾非雾,朦胧虚实,扑朔迷离;云海的出现使太行更加奇异,山涧升腾的云雾会突然集聚成滔滔云海,气势磅礴地覆盖脚下的群山,无声无息地翻滚飘舞。大雪中的太行浑莽、端庄、皑皑白雪,铺天盖地,峡谷气势如虹,峭壁顶风傲雪,白雪遮掩下的赤壁似铮铮铁骨。我也喜欢在夏季拍摄,置身太行山大峡谷,时见浓荫蔽日,溪水潺潺,时闻飞瀑泻银,珍禽飞鸣;驻足山颠,可望星月游移,奇峰变幻,可瞰云海苍茫,彩霞沐日,鬼斧神工,令人惊羡,雄奇险幽,叹为观止。在这百里画廊的宏篇巨制◆▼之中,各个峡谷山巅又各自呈现出自己独特的风格,尤以王莽峡之雅,回龙峡之雄★-●=•▽,黑龙潭之奇,最为引人入胜,令人流连忘返。我还喜欢夜晚拍摄,夜晚,峡谷河流的歌声,在寂寞中漫游,好似梦在唱歌,与坠落闪耀的星沙交织,香云伸出柔软的身躯,袒露轻薄的面纱,温柔的倩影和山川瑰丽的景色,填满广袤的大地。这时,可以拍“天上的道路”--星轨,画出一道道银丝般的圆形,与太行山巅遥相呼应,耐人寻味。还可以拍山涧的车灯,用慢门划出一行行金色的线条,似金龙狂舞。

  面壁太行,为的是抓住太行山的特点、寻找太行山的亮点、把握太行山的闪光点。也许是自己的专一,也许是自己的痴迷,30多年的执着与努力,一些反映太行风光的照片得到了业内人士和专家的肯定。通过摄影,展示了家乡太行的美,让更多的人认识太行、走进太行,是我最欣慰的事•●情。

  很多人认为我在太行山拍照有经验,会预测天气变化,知道云海出现的时间、方位……但他们哪里知道其中的真正奥妙——只有常年奔波于大山之中,与大山朝夕相处,与大山心心相印,才能领悟其中的道理。

  生为太行山人,我用心来拍摄,加上对太行山的理解,对风光的理解,力争展示出他的最美。刮大风,哪些角度好;下大雪,哪里构图美;哪些沟里岩石漂亮;每一个地方什么气氛下出现什么效果,我都了如指掌。

  从自己的作品里,我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回想起作品后面的故事。风里、雪里、雨里、雾里、雷鸣△▪▲□△电闪,我都与太行山在一起,感悟他的每一面,感悟他的另一种美。

  风光摄影,只有真正深入进去,并且怀着严谨的、不功利、不浮躁的心态去拍摄,才能真正有所收获。熟悉拍摄环境,是为实现“天时地利”,靠猎奇和运气的摄影很难摆脱平庸。要拍摄出独具特色的太行山风光作品,不下一番苦工夫,不感悟大山的“脾气”和“个性”,单凭“蜻蜒点水”“走马观花”式的摄影方法,靠一时的新鲜感,瞬间视觉刺激,是很难摄取太行的真邃、领悟太行神韵的。

  近些年来,我有幸部分作品获奖,回首这一路走来,感慨颇多,如果要我总结,我想这几点是至关重要的——一是善于学习,拜能者为师,我订阅了摄影杂志、报纸,熟读摄影技术和感想等类的文章,并写出读书笔记和收获心得;二是不怕苦、不怕累,积极创作,如今我年龄已是五十好几,身体又不算太好,但始终没有放弃在特殊环境里去搞创作,不管是白天黑夜,还是刮风下雨,不管是冰天雪地,还是鹅毛大雪,越是这些恶劣环境,越能拍出好作品,我就越是要出现在那里;三是积极踊跃参加摄影比赛,参赛就是检验自己作品好坏的实验室,不管大小影展我都参加,并在参赛中学习别人的长处,弥补自己的不足;四是有一个老诚的思想品格,团结同行,为人诚挚,互帮互学,共同提高。

  巍巍太行,风光无限。我从拿起相机至今已有30多个年头了。在这30年的摄影历程里,我从未离开过自己的家乡太行山。我是太行山人,有责任把它的美表现出来。随着拍摄时间的延长,我越来越感觉太行山一点儿也不比其他名山大川差。如今,我守着这个生我、养我、给予我太多创作灵感的地方,要持之以恒,认认真真地拍摄,以敬畏之心拍摄,若能把太行山拍好,我就已经满足了。

  韩修平,男,汉族,1958年生于河南辉县市。他80年代初走上摄影艺术道路,并先后成为国际摄影协会会员、国际五星高级摄影师、雅昌签约摄影师,国际旅游摄影网摄影指导老师,河南省风光十杰摄影师,河南省风光十杰,中国著作权协会会员,中国艺术摄影家协会会员、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会员、中国数码摄影家协会会员、中国公路摄影家协会会员、河南摄影家协会会员,新乡摄影家协会会员理事、辉县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。

  他以相机为○▲-•■□笔,抒发乡土情怀,尽摄家乡美景风情南太行。 他以相机为笔,抒发乡土情怀,尽摄家乡美景风情和南太行。韩修平是沐浴着太行山风,吸吮着太行乳汁长大的,从小对太行山就有着一种相依之情。至今难忘小时候在山坡上种地、担粪、挖野菜,跟着爷爷在山里凿石、割柴,挑着装满粪的箩筐,满头大汗地在窄窄的山路上扭扭晃晃行走的情景。从小就对南太行山产生了深厚的感情。为了创作,他不顾风雨冰雪,起早搭黑,跑遍了辉县的太行山水,拍出了大量的南太行好作品,赢得了省内外摄影界的广泛好评与肯定。代表作有:专题《全景南太行》、《太行石韵》、《夜太行》《太行山路》、《太行田园风光》《大美城市》及单幅《绝壁长廊》、《太行雪路》《流星河》、《明霞旭照》、《秋梦》、《穿山过壑》等等。

  《全景南太行》:11幅作品2018年5月在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的影像中国网刊出;

  《全景南太行》:12幅作品在第十二届“影像中国”全国摄影艺术大展中荣获入选奖;

  《全景南太行》:以“我摄南太行 坚守一辈子”文章等形式在全国20多个网站媒体刊登;

  《绝壁长廊》:交通运输部主办、中国交通报社承办的“庆祝新中国成立60周年中国交通摄影大赛”一等奖;

  《流星河》:中国交通部公路摄影大赛一等奖、河南省第九届艺术摄影大赛三等奖;

时时彩网上注册

分享到: